猪蹄的圈

千金难买我愿意

HOME≫日付:2009年05月
 
スポンサー広告│posted at --:--:--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◆2009.05.29(金)◆
未分類│posted at 00:53:07

 CC4 記事編集

排队是绝顶痛苦的事,我发誓下次绝对不去挤了,崩溃
觉悟了,好好的节日就该在寝室睡大觉!


最近貌似画了好多乱七八糟的,大概是因为前段时间一直在稿,没工夫画自己想画的东西,憋久了
其实都是毫无完成度的涂鸦-V-|||
Scan10043 copy
Sqcan10044.jpg
Scan10045 copy
Scan10.jpg
Scan10043 copy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◆2009.05.26(火)◆
圖圖~│posted at 16:50:30

 诶.. 記事編集

最近狂补贺图中,吐血3升....
给别扭小孩maichao的,现在的孩子啊咋都画那么好呢(蹲墙角..)maichaoHB.jpg
Mrtone的,这位亲的图俺大爱!
右边中间那个..相信我他只是在拧衣服而已,是你想太多..
mrtoneHB.jpg
给洛洛的,苍天啊这图隔了多久....
勾人的表情- -+不幸人妖了,不幸被说象大卫了,悲剧...
哪里像?哪里像!大卫绝对是我最讨厌的类型,皇天后土实所共鉴。
洛洛HB

◆2009.05.22(金)◆
圖圖~│posted at 23:54:38

 累毙 記事編集

这两天过的,让我错觉回到了高中,吐血...
周四一早起来上动画课,除中饭外上了一整天,没有午休,泣
以前只是上到中午,这几周补写生时落下的课,于是一直画到下午。
终于结束后老班发言“甭想走,听讲座去”吐血...
直到晚饭都没来得及回寝室一趟(俺们教室到寝室撑死5分钟路程T T)
匆忙结束晚饭又奔去上晚上的选修...纠结...
今天同样,惨无人道惨绝人寰这日子没法过了!TAT

为平息俺的怨念,画最爱的肤小人儿来消遣..OTZ
#32452;的
#32452;22


◆2009.05.20(水)◆
圖圖~│posted at 19:07:14

 抽风 記事編集

哦~夏天来啦~俺想结婚。
未#26631;#39064;-1 拷#36125;
88.jpg

◆2009.05.19(火)◆
未分類│posted at 02:32:22

 啊哈 記事編集

今晚选修,社会学,上课20分钟后还是只有我和晓敏俩人到场,
老师很抑郁:你俩说说我都管这么松了他们还不知足,得寸进尺!
所以说我俩多好啊~对吧老师~
于是老师还真就发话了:你俩加分!期末至少90!
听见了么!让我大笑三声先,哇哈哈哈!
不过我真服了这老师,直到最后整个教室就来了4个人,他居然还讲得下去囧|||怎的如此敬业...
◆2009.05.14(木)◆
圖圖~│posted at 22:43:37

 -V- 記事編集

其实这是油画课的构思,上课走神是天大的乐趣-V-
最近老头犯抽,摆俩罐子碟子的让我们发挥想象,于是油画倒是没好好画都发挥到别地儿了囧
f.jpg
给饺子老师的作业-V-
此名的由来是因为他跟俺们包子老师是一伙儿,于是该老师很不幸的被我们遗忘了姓名,被称作了饺子。
饺子老师用一个词儿就能概括了--YD。
虽然他只给俺们上了2节课,但YD这个词基本上跑不了..
例证:
我班某男:菊花在哪里呀~~@_ @?
饺子老师:你给我暴一下就知道了。- ____, -+
0 ____, 0!!!
苍天啊这是什么...红果果的铁证..!
jh.jpg
于是欠了方妈N久的生日图就这样了,别抽我T ___ T
我比较爱左边的效果,果然我是皮控OTZ
方#22920;HB~


◆2009.05.11(月)◆
圖圖~│posted at 22:10:38

 -V- 記事編集

收到了拓的贺图,得知俺俩同日生,于是马上反赠一张囧...
今年居然有人记得俺生日,还收到了好几张贺图,太开心了,简直是惊喜,因为没有刻意找人要,想着顺其自然吧,结果第一张就收到了mumu的,偶像啊啊啊啊....TVT!我那叫个鸡动...
大家的心意俺会好好珍藏TVT!
拓HB
◆2009.05.09(土)◆
圖圖~│posted at 19:30:18

 = = 記事編集

给KELO的~
KeloHB.jpg
阿莫,一定好起来~!我非常喜欢阿莫的图TVT
01.jpg
◆2009.05.06(水)◆
未分類│posted at 18:45:37

 莫名 記事編集

莫名病倒,发烧和胃炎一同发作了,不过今天已经无大碍。
不晓得原因,也许是累,加上作息大有问题,3号晚上突发,那时候预感不妙,因为我胃老犯毛病,结果第二天越来越严重,下午上课居然烧起来了囧...以前急性胃炎基本不会拽上发烧,没辙又去了医院,这阵子着实去了不少次- -
体温38度,医生问了症状,听到我说胃痛胃胀眼睛瞪得老大,一连串的问题轰炸“有腹泻吗?想吐吗?有没有咳嗽?你最近外出了没?都去了哪里?遇见过什么人?周围同学有发烧的没....”果然是非常时期....
在急诊内科的时候,听到老大夫趴门边儿跟小大夫说“仔细点儿,发现一例有奖哦”
我靠....怎么这回我竟听懂上海话了,真他妈的...
不是,幸好,我得感谢生活没抛弃我

听到猪流感这个词儿是在瑶里写生期间的事,其实我不看电视,开着当背景音乐
“......猪传染人,猪传染猪,人传染人,猪流感疫情.....”
当时我还发表感言来着,怎么没有说“人传染猪”?是不能传染还是猪的命就不是命了?


PS.以上乃废话一堆,LP姐若不幸看到,别跟我爸妈说了就,大姑也别,甭瞎操心,都好了

其实以前不大能理解老弟的行为,他初中就在外上学了,什么病灾的都不跟家里人说,自己死扛,抗不过找校医,而我就在家里,一有啥事先知道的定是家人,格外依赖,直到现在身体一有不适最先想到的还是我妈- -
不过自己出来上学也明白老弟为啥那样了,没必要通知家里人么,只能加干着急的人。
一直以来最大愿望就是家人身体健康,自己身体健康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毛主席曾说“身体好、学习好、工作好”........(抽)
不是没原因的,大姑大爷身体都不太好,我爸体质也不行,我从小就爱生病等等等等,没辙


◆2009.05.02(土)◆
未分類│posted at 22:08:51

 啊咧 記事編集

今下午爬起床刚叫了外卖就接到海霞的电话,接的时候还很纳闷,有我啥事儿?貌似我早不在绘本馆打工了啊?
“那个L-I-S-K你认得吧”
“啊?啥?LISK?得嘞马上过去”我没穿越吧...这世界真小啊
因为海霞急催,俺冲下楼才发现外边下雨囧,算了,懒得回去拿伞,继续冲..

原来LISK同学来上海,去了蒲蒲兰绘本馆认出了俺的画于是就这样了
由于这孩子要火车,所以这头回见面相当匆忙,仅半小时,时间在俺俩疯狂选书中度过。
很可爱一孩子,俺们都爱绘本TVT!也是写生刚回来,居然同是去了江西!可惜不是一个地儿,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有缘无分?(殴)

其实自从不在那打工之后,我挺久没去绘本馆了,那个地方我很爱,每回都要待很久再败一堆书回来,但就是最近太忙,去的频率大大降低,泣。
不过还好,离学校近,就在愚园路,还是随时可以去的-V-!
这回小刘,果果,海霞都在,而且看到打工的新成员了,小美女一只~哦活活~(关你毛事)


◆2009.05.02(土)◆
圖圖~│posted at 21:23:37

 写生 記事編集

来补照片儿..
由于俺长相寒碜,所以就不放正脸出来吓人了~
第一天俺的调色盘还很干净...最后直接不能看了囧
DSC01086.jpg
P1050102.jpg
第二天,一次性雨衣引发的XXX
早上出门不慎把雨衣穿反了,看到刺出来的边儿不要见怪...OTZ
DSC01173.jpg
DSC01175.jpg
接下来就被画了,小范和阿邢给俺画的,俺个人觉得很好-V-!
后面那张烂画请无视。
p_large_we4X_3774m204238.jpg
DSC01179.jpg
这时候大家都还很正常..
DSC01177.jpg
p_large_FlkW_3647i204238.jpg
然后一不小心就...
p_large_D67D_369c204238.jpg
以上依次是:男裸的小范,我那个不知叫啥,精忠报国的方妈,庄奇是狗(贤妻楚儿辱骂庄书记),神风敢死队的阿邢,女裸的邱同学。
p_large_6AVJ_57e204238.jpg
正面乃一牛头
DSC01206.jpg
左青龙右白虎
DSC01189.jpg
还是红配黄醒目
p_large_kQyG_246o204238.jpg
相亲相爱的人儿啊~嗷~
p_large_unUe_1766d204238.jpg
为什么呢?
p_large_oyBP_206d204238.jpg
Hi~Hello~
DSC01198.jpg
孤苦伶仃的赛赛
p_large_pgJb_1798c204238.jpg

后来结识一小狗---黄毛~这只是村子里最小的,超活跃,爱喝旺仔牛奶
6[N$OO2]XWR[OH5$U2OETT9
P1050288.jpg

是个美丽的地方~
p_large_pcXK_11827c206100.jpg




◆2009.05.01(金)◆
未分類│posted at 19:18:43
昨晚上写生回来,8小时车程,司机同志放了一路黄段子,诶...悲剧啊...!刚到校门口就听见一车人的喧哗,原来是楼下兰博基尼来了两辆新赛车,我心说韩寒咋不这时候来俺们学校呢,没眼福啊没眼福- -不过人家随时可以来吧,汗...
走之前老师无视了俺们所有人的意见,大家最先都想去画海,结果最终是去画山。就给服化班捡了便宜去了鼓浪屿,泣,果然舞美系的吃香。

写生期间还是很不错的,瑶里是景镇附近一村,青山绿水的乡村,是我喜欢的那种,特宁静,慢节奏,有炊烟的味道,由于我们的入侵到处都是不和谐的松节油味儿...每天画完都很累,浑身颜料,扛着一大堆东西回宾馆,躺床上就不想起来了,不过心理上无限放松,画画时可以趁老师不在偷个懒,聊个天儿,看看风景晒晒太阳吹个小风~不用愁期中考,稿子,比赛,模型作业等等等等...

宾馆的饭菜相当不厚道,能称得上肉类的只有鱼,往往第一天的剩菜就成了第二天的咸菜再次出现在饭桌上,汗...直到老师都不能忍,让俺们吃完把菜搅在一起,让他没辙再2混1充当新菜种- -||||

写生第二天下雨,于是大家被迫冒雨外出,我们都买了一次性雨衣,其实也就是个大塑料袋儿,那天人人都很狼狈,不过玩的比较HIGH,起先是小范闲来无事拿丙烯往我雨衣帽子上画,大家接连跟风,图案越画越猥琐,导致有雨衣的孩儿们身上全花,不过没辙,那就是俺们班风格,有照片为证,日后更新。

周末两天游客巨多,而我们两个写生班30来人就只8个男生,其他全是女孩儿,关键是漂亮的还不少,于是出现了神奇的搭讪景致:你哪儿学校的啊,这是油画吗,如此还没啥,后来就演变成晚上有篝火晚会出来不,留个电话号码呗,合个影儿行不......
汗颜,如果出来的是表演或舞蹈班那情景无法可想...


那儿的村民都养鸡,狗也很多,清一色中华田园犬,不过苦了邱同学,这孩子有羽毛恐惧症,真正“手无缚鸡”之力,画画的时候我们都帮她鸡,于是又来了“追鸡者”一说...
村子里的小孩儿很可爱,俺们几个搓堆画画,总有小孩儿跑来玩儿,认识了一对兄弟,哥哥8岁弟弟5岁,一个很乖一个巨皮,哥哥拿报纸给弟弟折武器玩儿,于是我们相当配合的被弟弟砍死无数次......不过再调皮这孩子还是很懂事的,所以很乐意陪他玩儿,于是总出现如此呼喊
“厄啊!我死了!”
“大侠饶命啊!”
“大侠我都死了无数次了你咋还砍啊...”
“大侠我都死累了...”
“大侠回家吃饭去吧...”
之所以说他懂事是因为他的调皮是玩闹,我们说什么他也听得进,属可正常交流范围内。还有就是因为有对比。
我碰见了一暴力小孩儿,他跑来指着我的调色盘问:这是啥颜色?我说这是普兰,于是他就彪了“你骗人!这明明是色!你这个骗子!大骗子!”然后他把他咬下来的黄瓜片儿丢来砸我,泣,我发现我就是一新时代的活雷锋,任劳任怨还打不还口,无辜不无辜啊我T T

去了几天我都不记得了,6张油画作业算是糊弄完成了,我画这个相当应付,所以总是挑简单的画,哪里顺手就画哪儿,而且坚决不为艺术献身,定要寻觅一个阴凉地儿驻扎,速速解决作业就在那玩儿,老师过来再装样儿...于是我的油画作业里没有一张画房子,其实我很爱那儿的胡同,但肌理效果难以营造所以坚决不画(抽),很显然我偏爱速写,最后一天比较自由,我选择画速写并且专挑我爱的胡同画...然后被老师延边了,说我属倔驴的,除非自己喜欢,否则总是得过且过,汗,他怎么老是喜欢分析我OTZ|||||||||

回来途中才算是真正去了景镇,中午在那里停留,画陶瓷,吃饭。
陶瓷都是人家捏好的,我们只管画就成,然后烧出来,之后人再给寄到上海,当然是要收钱的- -
不过我没画,觉得人捏的太好了,我一画准毁,咱还是不作孽了...于是那俩小时出去乱逛,到处都是陶瓷,我爹真该来这儿,他巨爱这个,本想着要不买个回去给他,结果我没一个看上的,诶,难道个人品味太奇怪...上车后路过了景镇陶瓷学院,高考的时候就老听老师说这儿好,所以印象很深,匆匆而过也格外关注了一下,感想就是好大一操场啊俺们学校都没有...(这人真肤浅)


 copyright © 2005-2006 猪蹄的圈 All Rights Reserved.
 Template Desain by bluenight.  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